主页 > 社区 > 正文

                     大成研究|浅析民事执行参与分配制度

更新时间:2021-10-02

  天津市人事考试国考缴费确认入口及时间:11月17日—22!参与分配制度是我国民事执行程序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解决金钱债权执行竞合的一种方法,又可以理解为在公民以及其他组织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为其他债权人提供实现债权的一种手段和方式。但是结合实际情况来看,国内参与分配的制度在可操作性方面表现较差,在司法实践过程中暴露诸多弊端,针对于此,本文主要对民事执行参与分配制度的相关问题以及优化措施进行梳理与分析,以期给相关人员提供一定的借鉴。

  我国参与分配制度主要集中体现在《民事诉讼法》当中,该制度对破产原则及相关功能进行了适当改进与优化调整,对于我国企业法人而言,破产制度的推广与应用为相关工作的高质量开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但是在其他组织以及公民当中并未得到贯彻落实。也就是说,当其他组织以及公民存在资不抵债情况时,无法利用破产程序,同时也无法对各债权人权益进行合理保护。目前,在参与分配制度的确立方面,主要由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全权确立。这种方式可以保护债权人权益,并为其提供良好的法律救济途径。

  虽然民事执行程序中对于参与分配制度进行了理论构建以及实践执行,但是从实际角度上来看,国内参与分配制度在实践方面仍存在诸多弊端,对相关功能的正常发挥造成了阻碍。举例而言,在执行参与分配制度的实施过程中,各债权人利益冲突、有限司法资源冲突、债权人优先保障实施冲突等均可以视为参与分配制度执行期间常遇到的冲突问题。而面对这些冲突引发的法律问题,我国立法部门应该对参与分配制度的价值基准问题予以高度重视。

  最好可以深刻意识到民事执行程序属于法律强制性的活动领域,需要相关执行人员按照合理分配原则,对裁定以及生效民事判决指向的财产进行有效配置。同时,为确保参与分配制度目标的顺利达成,应该对当事人权益公平性进行合法保障。除了上述问题之外,当前在民事执行程序中,参与分配制度在落实过程中还存在参与分配申请期限、参与分配制度缺乏适用性保障等问题。为有效规避上述问题,我们应该明确民事执行程序中参与分配制度的相关原则,从中提炼出具体改进方法,避免出现法律冲突问题。

  优先分配原则主要用于首先申请且执行债务人财产的个体,通过对其赋予一定优先清偿权利,确保其可以成为具备优先权的债权人。如我国部分地区明确允许首封债权人提高20%以内的受偿比例。浙江高院、江苏高院、重庆高院、北京高院及福州中院均出台了地方性规范文件,明确了对首封债权人可酌情提高受偿比例,提高比例在20%以内。但部分地区明文规定不允许首封债权人提高受偿比例,如上海市、佛山市。

  平等分配原则适用于首先申请执行债权人且未具备受偿优先权利的个体(即无法定优先权的主体)。一般来说,这一原则在我国得到了广泛推广与应用。如前述上海市、佛山市明文不允许首封债权人提高受偿比例。

  当被执行人财产无法全额清偿所有债务时,可以主动结合多份生效法律文书,对同一执行人、多个债权人确定金钱给付内容,并按照相关要求进行精准实施,我们可以利用分配折中原则,立足于本地区执行法院的执行顺序,按照科学、合理的顺序实现受偿处理过程。

  此外,我们应该对当前分配制度所涉及到的不同制度以及原则内容进行合理应用。举例而言,当被执行人具有足够能力对全部债务进行偿还时,可使用分配优先原则进行程序处理。如果情况相反,或者是其他组织以及公民作为被执行人,可利用上述原则及程序流程进行集中化管理,并做好下一步工作处理。

  为确保民事执行程序中参与分配制度的公正性与公平性,人民法院应该对分配制度中被执行人的范围进行合理扩大,同时,对被执行人的参与资格也应进行明确确认。此外,参与分配制度兼具高效性与时效性特点,建议人民法院方面可以对相关参与程序进行规范化处理。如可以结合当事人意愿,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将企业法人纳入到相关程序当中。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无法偿还的所有债务,我们可以按照统一标准以及法律程序,进行核准处理,确保案件处理效率得以全面提高。

  我国在参与分配制度方面存在较大的不足。对此,建议在民事执行程序当中,可设置专门法律提高参与分配制度的使用价值。同时,民事执行程序可以针对分配制度适用性问题进行准确把握,确保案件处理效率得以全面提升。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债务案件的处理,除了需要按照上述内容进行针对性优化之外,还需要根据相关法律制度对其程序进行适当完善,以确保参与分配制度的公正性与公平性得以大幅度提高。如此一来,在真正实践过程中,参与分配制度可以体现出优先平等原则,从而保障每一个公民提供良好的平等权利。

  参与分配制度基本上可以视为民事执行程序的重要组成内容。因该程序所涉及到的主体权利较多,在具体处理过程中,我们需要按照相关制度内容实现有效处理,避免出现处理行为不端正或者其他异议问题。如可以根据案件自身情况以及参与分配制度情况,对相关制度内容进行改进与优化。如果民事执行程序中参与分配制度存在异议问题或者其他问题,主体人员可以对制度健全内容进行重点把握。如果经法院调查之后,且确认当前情况与分配条件相符合,则可以驳回异议问题。除此之外,对于存在异议之诉或者分配方案的问题,建议主体成员可以根据异议内容以及主体对象,对救济程序进行健全完善。

  总而言之,参与分配制度基本上可以视为民事执行程序的重要组成内容,而如何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是参与分配制度亟待解决的问题。结合实际情况来看,对于民事执行程序中的参与分配制度而言,在优化改进过程中,相关工作人员应该始终秉持优先与平等的原则,从多个程序内容以及制度管理方面进行统筹规划与合理部署。确保在上述程序过程中,参与分配制度可以发挥较大的作用。除此之外,为确保民事执行程序得以准确贯彻与落实,在参与分配制度中,相关工作人员可以适当提升分配公平性以及公正性理念,以确保当事人合法权益得到切实维护保障。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立案和审判中兼顾案件执行问题座谈会纪要》【浙高法〔2009〕116号】第三条

  (一)立案部门应立即进行审查,对符合法律规定的,应作出保全裁定并实施保全。在法律文书生效后申请执行前,当事人提出续保申请的,由原作出财产保全的法院和部门负责续保。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申请财产保全的,由立案部门统一办理。

  (二)有多项财产可供保全,选择部分财产即可满足诉讼请求的,可选择方便执行的财产予以保全。

  (三)立案部门应及时告知申请人保全的具体情况、申请续保的要求及未申请续保的法律后果,由申请人确认。

  (四)申请财产保全的债权人成功保全被执行人财产的,在参与分配时,除扣除其为保全、处置该财产所支出的合理的差旅费用、垫付的评估费等外,还可适当多分,但最高不得超过20%(即1∶1.2的系数)。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关于印发的通知》【浙高法执〔2012〕5号】第十三条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立案和审判中兼顾案件执行问题座谈会纪要》第三条第(四)项规定首先申请财产保全并成功保全债务人财产的债权人在参与该财产变价所得价款的分配时,可适当多分,但最高不得超过20%(即1∶1.2的系数)。

  (2)普通债权人的债权原则上按照其纳入分配程序的债权金额占全部纳入分配范围的债权总额的比例受偿。

  (3)分配财产系其行使撤销权诉讼、执行异议之诉或者通过司法审计、悬赏执行等方式查控所得。

  《北京市高、中级法院执行局(庭)长座谈会(第五次会议)纪要——关于案款分配及参与分配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五条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94条的规定,享有担保物权和法律规定的其他优先受偿权的债权,其受偿顺位按照本纪要第5条第(1)、(2)、(3)、(4)项的相关规定办理。享有担保物权和法律规定的其他优先受偿权的债权受偿完毕后,案款有剩余的,各普通债权按比例受偿。

  参与分配程序中,若执行标的物为诉讼前、诉讼中、仲裁前或仲裁中依债权人申请所保全的财产,在清偿对该标的物享有担保物权和法律规定的其他优先受偿权的债权后,对该债权人因申请财产保全所支出的成本及其损失,视具体情况优先予以适当补偿,但补偿额度不得超过其未受偿债权金额的20%;其剩余债权作为普通债权受偿。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工作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一)》【渝高法〔2016〕63号】第七条

  可适当予以多分,多分部分的金额不得超过待分配财产的20%且不高于该债权总额

  ,未受偿部分的债权按普通债权比例受偿。1.依债权人提供的财产线索,首先申请查封、扣押、冻结并有效采取措施的债权,

  2.依债权人申请采取追加被执行人、行使撤销权、悬赏执行、司法审计等行为而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的债权。

  被执行人的财产无法清偿所有债务时,对首先采取财产诉讼保全措施的债权人,可以适当提高执行款分配比例。

  《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参与分配的实施细则》(2018年6月1日起施行)第九条

  被执行人的财产无法清偿全部债务时,对首先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或首先对被执行人财产采取诉讼保全措施的债权人,可以适当提高执行款分配比例。其债权额高于保全财产价额的,则在其债权额的范围内,提高比例幅度为保全财产价额的15%到20%;其债权额低于保全财产价额的,则在保全财产范围内,提高比例幅度为其债权额的15%到2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裁判庭联席会议纪要(二)》【沪高法执〔2018〕7号】第一条第5点

  主张适当增加分配比例的,主持法院不予支持。但全体债权人同意首次查封财产申请人适当增加分配比例的除外。www.iwbam.com